高家镇 三元 太平 龙河 武平 南天湖 暨龙 江池
丰都故事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丰都故事

希望能从他嘴里听到我的名字

——记三合街道汇南村村民刘小玲

来源: 丰都新闻网  作者:匿名作者  更新时间:2017-08-16 10:29:05 关注: 次 【

内容摘要:在三合街道汇南场上,无人不知晓刘小玲。三年来,刘小玲除了挣钱维持家庭开支,就是在家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丈夫,抚育一儿一女,成为家里的顶梁柱。

 丰都新闻网记者 黄福国qQO丰都新闻网

qQO丰都新闻网

刘小玲给丈夫喂水qQO丰都新闻网

在三合街道汇南场上,无人不知晓刘小玲。三年来,刘小玲除了挣钱维持家庭开支,就是在家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丈夫,抚育一儿一女,成为家里的顶梁柱。刘小玲,用自己勤劳的双手诠释爱情的伟大,夫妻的情谊,这位农村妇女在丈夫生活不能自理时,选择坚强和不离不弃,感动了众多乡邻,改写了“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的古语。qQO丰都新闻网

 qQO丰都新闻网

丈夫遇车祸生活难自理qQO丰都新闻网

 qQO丰都新闻网

1995年,家住三合街道汇南村的刘小玲经人介绍嫁给了包鸾镇红花坡村勤快小伙王文龙,婚后育有一儿一女,夫妻二人恩爱有加。王文龙以前是建筑泥水工,每天有两三百元的收入。外出干活时,他总会带上刘小玲,夫妻两人相敬如宾,一家四口生活得其乐融融。qQO丰都新闻网

然而,19年来相知相爱的幸福生活,在2014年12月的一个早晨被打破。丈夫王文龙早早起床去水天坪工业园区学习驾考科目三。在去练车的途中,自驾的摩托车被一辆长安货车撞上,经医院及时抢救,王文龙保住了性命,但眼睛失眠、行走不便,几乎不能言语,从此生活不能自理。qQO丰都新闻网

“他倒下了,孩子们都还没有长大成人,以后的日子可怎么办?”面对丈夫的情形,刘小玲一片茫然,不禁失声痛哭。qQO丰都新闻网

虽然丈夫双目失明,意识不清。刘小玲每每痛哭过后,总是擦干眼泪,掩饰住内心的悲痛,告诉其实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的丈夫。“文龙,你要好好的,为了孩子和我,我相信我们会迈过这道坎的。”面对残酷的现实,刘小玲选择了担起生活的全部,守护在丈夫身边,细心照顾王文龙的生活起居。qQO丰都新闻网

“他这一辈子能够娶上刘小玲这样的媳妇,算是他的福气。”看着刘小玲对丈夫不离不弃,街坊邻居都这样说。qQO丰都新闻网

 qQO丰都新闻网

弱肩撑起四口之家qQO丰都新闻网

 qQO丰都新闻网

王文龙生活不能自理,22岁的儿子在重庆合川读大学,12岁的女儿即将进入六年级,一家人的生活开支都担负在刘小玲身上。qQO丰都新闻网

王文龙出院回家后要么躺在床上,要么坐在椅子上,生活都得靠刘小玲才能够顺利进行。“每当丈夫大小便不能自理时,我每隔一小时要抱着丈夫小便一次,两小时要给丈夫翻一次身,每天为丈夫掏一次大便。”刘小玲告诉记者,从2014年至今,她每天都是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只为把丈夫照顾得更好。qQO丰都新闻网

除了照顾好丈夫,家里的生活开支成为摆在眼前的现实问题。“家里缺钱我就在家附近做点事情。我不能离家太远,因为他需要我。”说到这里,刘小玲的眼眶湿润了,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心里落差很大。qQO丰都新闻网

刘小玲现在的工作就是村上给她提供的公益性岗位,不管刮风还是下雨,她都努力完成好每天的工作。“为了照顾好丈夫和一对儿女,每一份工作,我都要尽力而为。”刘小玲说。qQO丰都新闻网

曾有人劝刘小玲考虑自己的未来,不要再这样苦巴巴地守着。刘小玲每次都乐观地说:“再苦再累,我都要守着这个家,我哪里也不去。”qQO丰都新闻网

 qQO丰都新闻网

愿意照顾他一辈子qQO丰都新闻网

 qQO丰都新闻网

8月9日,记者驱车来到三合街道汇南村,看到刘小玲时,她正在给丈夫喂水,当记者随即拿出相机拍下这一幕时,刘小玲显得很不自在。qQO丰都新闻网

“这些都是每天的必修课,现在天气热,基本上每隔一个小时,都要用水杯去试探性地给他喂水。”打开话匣,原本有些拘谨的她不再紧张了。“随便坐!”言语间,记者注意到,在堂屋里除了一些必要的桌椅和一些理疗用品外,最显眼的就是一张病床。qQO丰都新闻网

“刚出事那时,我觉得天都塌了。我不记得自己这几年是怎么挺过来的。”刘小玲说,丈夫出车祸后刚开始还好一点,现在情况比以前差了些,不会说话也不怎么动,虽然还有点意识,但是生活不能自理。qQO丰都新闻网

“丈夫没出车祸前,对我特别好。现在他变成这样了,我要尽力把他照顾好。”每天早上5点开始,刘小玲就起床开始忙活,一直到晚上10点多才休息。每天,刘小玲要为王文龙翻身、按摩,做一些必要的锻炼,如果自己外出挣钱,还要给王文龙换好尿不湿。如果天气好,她还会带着丈夫去门外运动运动,呼吸新鲜空气。qQO丰都新闻网

“我知道以后的路还很长,但是我愿意伺候他一辈子。”刘小玲说,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丈夫能开口说话。“3年了,从他躺下那一刻起,他没说过一句话,我希望有一天能从他的嘴里听到我的名字。”qQO丰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