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家镇 太平 龙河 双龙 南天湖 武平 暨龙 江池
鬼城风情 首页 > 丰都旅游 > 鬼城风情

鬼城文化在大三峡文化及“三峡学”中的地位和作用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05-04-14 10:43:14 关注:3577 次 【

    重庆到宜昌七百公里范围内,被长江高坝水利枢纽工程联成一个整体,通称“三峡地区”,为别于矍塘峡、巫峡、西陵峡连称的“三峡”,我们暂称前者为“大三峡地区”。这个由鄂西山地、盆周山地和川东平原谷岭三部分组成的大三峡地区,在古时候因耕地稀少,农业相对不发达,渔猎经济占有很大的比重,尤其是峡谷地段,更是主要的生产手段。加之时间越古,交通越不发达,具有相对的封闭性。然而浩浩长江横贯其间,又将大三峡地区与西边的川西平原和东面的江汉平原联系起来,为其交往提供了相应的条件,时间越往后,长江的作用越明显。正因为这种特殊的地理环境和生产方式,以及相对的闭塞状况,也就逐渐形成有别其它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我们所指的大三峡文化,就是指大三峡地区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总和。

一、内容丰富的大三峡文化

    大三峡地区历史十分悠久,距今204万年前就有人类生活、繁衍在这里,原始先民们从远古时候起,直到近代社会,创造了丰富的文化内容,计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考古学文化
    大三峡地区存在着丰富的遗迹和遗物,经近年普查,仅库区内的地下文化点就达800余处,地上文化点亦有400余处,其中旧石器时代遗址几十处,说明大三峡是研究自然历史和早期人类历史的重要地区,是人类起源地之一,这对研究南方乃至东亚地区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都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
    几百处新石器时代遗址就其文化性质而论,包括大溪文化、屈家岭文化、城背溪文化,以及石家河文化,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川东找到一种与大溪文化并行的新石器时代文化,联想到巴族早期活动的历史,这种新石器时代文化为我们探索早期巴族文化提供了重要的线索,进入商周以后,建国川东的巴文化遗址近年得到调查和发掘,特别是忠县洽井口巴族部落中心的发掘,使我们对巴族历史与文化的了解有了更重要的依据

(二)丧葬文化
    丧葬文化的基本内容——埋葬习俗是考古学等许多学科的重要研究对象。大三峡地区埋葬习俗可谓五花八门,十分丰富,这为我们研究丧葬文化提供了目不暇接的内容,这里既有悬棺葬,也有崖棺葬,既有崖隙葬,也有崖龛葬,还有悬于岩或埋于土的船棺葬。
    川江一带是巴国的腹心地带,这里从巴国国王,大贵族到普通平民的葬俗齐备于此,而且还有数以万计从汉代到明清的各种形式的岩墓,同时中原的土坑木椁墓也时有发现。

(三)石刻文化
    作为石刻文化的代表——石窟寺艺术和摩岩造像,大三峡地区有驰名中外的大足石刻,也有著名的潼南大佛、涞滩二佛、石门大佛以及近代潼南马龙山大佛。
    直接服务于现代水利建设的古代水文石刻,是大三峡文化中独具特色的瑰宝,它从重庆到宜昌的一系列洪水题刻和枯水题刻,指明了古代长江历史洪水和枯水位置,从而为葛洲坝水利工程和中宝岛高坝枢纽工程提供了可靠的资料。至于临江记载河工、灾异、乡规民约、封山育林等民事的碑刻,集各种书体续于一处的夔门石刻,存有各种资料的白帝庙碑等等,皆为不可多得的历史遗址。

(四)建筑文化
    在大三峡地区,古代建筑数不胜数,说明此处文化之盛。著名的有忠县石宝寨,十二层登山阁楼,临江附玉依山而建,为千里川江一胜景;云阳张飞庙的结义楼、望云轩、助风阁等一组建筑,为东去的长江增添了风彩;奉节白帝庙,殿宇嗟哉,一向被视为白帝城的象征而为世人崇敬;宜昌贵黄陵庙,滨江而立,禹王殿、武候祠,红楼金瓦,蔚为峡中之大观。其它的涪陵碧云亭、丰都二仙楼、巴东秋风亭等,皆为有影响的古建筑。

(五)民族文化
    大三峡地区是南方民族的摇篮,巴与楚皆起源于此。关于记载巴国早期历史的著作《山海经》多处记述了巴族的事情。其中《海内经》“西南有巴国”一段,把巴族的起源推演到太蝗不久的战国原始社会晚期,而《海内南经》所述夏初夏后之臣孟涂“司神于巴”,更确指巴族居位在巫山,当然古代所述的巫是指大巫山,并非特指巫山十二峰那一个小块地方。由于峡江之中土地稀少而且贫瘠 ,要负担日益增多的族系十分困难,于是巴族先后从巫山走出,其中一支东徒今湖北长阳,居清江边的武落钟离山,逐步发展,便演进成了建国川东的巴族原君部;再一支徒洞庭湖滨,崇拜巨蛇,发展成巴族蛇部,逐渐北徒汉水流域,建立巴方,迫于殷商统治者的压力,迁居川东,成为巴国境内民族;巴族先后有两支西徒成都平原,一支为巴族鱼凫部,在商周时建立鲍蜀国于川西,有着高度发展的青铜文化;再一支为巴族 灵部,代社宇而建开明朝蟓国,于公元前316年亡于秦。留在三峡当地的巴人,从文献得知,春秋时建有鱼国、鱿国等小国,为庸国之附庸,少数则以船为家,漂泊流徒于大江之上,过着渔民的生活,即文献所载的 民或巴延之民。
楚族亦是起自大三峡地区的一支大族,楚先王熊绎周初受封丹阳,地今湖北称姊归西陵峡中,楚丹阳城作为名胜且仍居于峡江之滨。楚在峡中成长壮大,然后东伐群蛮濮,迁都今枝江,仍称丹阳,后徒江陵,“文王城囤都而居之,终成王霸之业。
    在巴族进入川东前,在川东黔北有鬼的一支,建立了鬼方国,是为南蛮族系,且婚媾于楚,为楚之外家。
    在峡江之中不存在着越族的一支——越,同时濮族亦散居于川东鄂西,号称百濮。
    各族皆有自己的文化习俗、宗教信仰,从而形成各自的民族文化。

二、丰都鬼城文化的起源和形成

    在上述巴王陵寝所在地——涪陵小田溪不远的长江边上,有座古老的城市——丰都,其城边有座名山,既是举世公认的所谓“阴曹地府“所在地——鬼国幽都,丰都即为鬼城,这里有一套独具特色的宗教文化——鬼城文化,世上无鬼,为什么丰都会成为鬼城,名山会成为鬼都,这里会形成独特的鬼城文化呢?
    这还得从上古鬼方国的宗教说起。在商周时期,鬼族本有两支,一在北,一在南,本方所述为南支鬼族。《梁伯弋》铭曰“鬼方蛮”,《竹书记年》载曰:武丁“伐鬼方,次于荆”,即在荆地集结兵力,知鬼方在其西;《大戴礼记.帝系》曰“陆终氏娶于鬼方氏,”《史记楚世家》吉一步阐述此事:“生子六年,六日季连,华姓,楚其后也,”鬼族建国川东,黔北这著大地方(有的先生认为甚至包括川西),足见其强大,为了从精神上控制族众的需要,拥有一种比较原始的宗教是肯定的,这种产生于魄族,流行于鬼国,影响遍及西南各地的原始宗教就是鬼教。
关于鬼教的内容因失载而难说清了,仅可从直接全面承袭鬼教,并由张陵创立的鬼道的早期文载中,知悉其既无宗教组织,也无经典,仅有简单宗教仪式,所信仰的是鬼国的上层统治者鬼帝,鬼王,鬼帅之类的人物。是天、地、水三种自然物。鬼国的政治,文化及宗教中心就在今丰都。商代后期,廪君已人西进,占领川东,黔北广大地区,建立以江册为都城的巴国,鬼族向西向南迁徒经后,作为统治族的巴族继承了信仰鬼教的传统,承认了今丰都作为宗教中心的重要地位,并尊为陪都,巴王时常因宗教的需要而驾临此地,《华阳国志.巴志》称“或治平都”(即今丰都)。秦来巴后,巴族尚鬼、崇尚鬼教信仰的古老习俗一直沿习下来。
    长期在巴蜀活动的东汉晚期道士张陵,深知鬼道在当地的影响和作用,他以鬼教为基础,融进道家思想和神仙观念,创立了道教的一个新教派——鬼道,这在《后汉书》中多有记载,我们仅从鬼教到鬼道这一名称的承袭和更迭,即可知其前后直接的传承性。鬼道当时或称五斗兴道,到魏晋因首称“天师”而更称为天师道,并逐渐成为道教的正统派别而为历代统治者青睐,这是后话了。
    丰都在汉代叫平都,作为鬼教中心一直有着浓厚的宗教氛围,王方平、阴长生这些著名人物皆在此修炼成仙,因此张陵及其后继者十分看重这个地方,合为鬼道二十四治(教区中心点)之一,成为鬼道的一个特殊场所。他们把道教尚还肤浅的地狱观念附会在这里,指认这里就是鬼魂所归的“丰都五狱”阴间亿万鬼神的统领者丰都北阴大帝所在之处,原鬼教中那些鬼王、鬼帅也都在其账下,平都作为幽冥地府丰都的观念形成了,到隋末重新置县时,县名干脆就舍平都而叫丰都了。到了宋代,道教模拟修建的阴曹地府格局已初步形成,诗人范成大游丰都时便有“云有此阴神帝庭,太阴黑薄闪鬼灵”的诗句。
    佛教自东汉传入我国,经魏晋南北朝到隋唐而大盛,佛教那套完整的地狱观也逐渐深入人心,最后是儒、佛、道三者地狱观念互相融合渗透,形成了一种新的地狱观念,并得到《西游记》之类小说的大肆喧染和鼓吹,结果,丰都为鬼城,名山为鬼都之说不径而走,传遍海内外。
    清初,佛教终于在道教势力兴盛的丰都名山迅速发展起来,佛教徒为宣扬因果报应、生死轮回,并广募钱粮,按完善了的新的地狱观念和吴承恩等小说家想象的阴曹地府的样子,在名山塑造了鬼门关,望乡台、十八层地狱、阎王殿以及阎罗天子、判官、无常、鸡脚神、鬼王、小鬼等阴司职事,鬼都冥府煞有介事地形成了。
    除此以外,这里还有相关的宗教节目,形成了内容十分丰富的鬼城传说故事,并有独具特色的传统食品,尤其是每年清明左右的鬼城庙会更是隆重之极,热闹非凡,这些都构成了丰都特有的宗教文化——鬼城文化的丰富内容,我们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鬼城文化研究的深入,丰都鬼城文化还将具有更新更丰富的内容。

三、丰都鬼城文化在大三峡文化中的地位和作用

    在丰厚无比的大三峡文化沉淀中,丰都鬼城文化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
    鬼城文化是举世公认的,独一无二的一种社会文化,自明清以来,丰都为鬼城,名山为鬼都,已深入人心,为海内外华人所认同,关于地狱的传说,国内与国外,东方与西方都不乏其例,但丁的《神曲.地狱篇》将地狱作了仔细的描写,然而他无论如何也确指不出地狱在什么地方,而丰都可谓世界上独无仅有的唯一一处确知的地狱所在,虽然对于这点的信仰仅限于华人世界。因此,就这点而论,在世界宗教文化中,丰都鬼城文化就具有极为重要的地位。
    关于鬼城文化,世界各国皆有,至于鬼故事,从诙谐到恐怖,更是无处不在,但对于一城一地,内容如此集中,形式如此多样,从宗教到民俗,从文学到艺术,从戏曲到诗歌,从雕塑到绘画,从饮食到杂物,无所不包,无所不具,都是世界其他地方所没有的,这里集中了鬼文化最丰富、最完整、最系统的资料,而这些资料又是最形象,生动具体的,因而其作用和效果又是任何文字资料或文学角度所表现的鬼文化所不能企及的。
    由此可见,丰都鬼城文化不仅是大三峡文化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正是由于它的存在使大三峡文化的世界知名度大为提高了。
    丰都鬼城文化以自己丰富而独特的内容使大三峡文化本身更加充实,更加具有自己的特色。丰都鬼城文化的产生使大三峡文化中的民族文化增添了新的篇章,丰都鬼城文化的内容则使大三峡文化的民俗文化、宗教文化更加多姿多彩,丰都鬼城文化的艺术表现形式则使大三峡文化的艺术文化,工艺文化更加美仑美奂,丰都鬼城文化的文学篇章使大三峡文化的文学宝库更加丰硕充盈。
    游丰都、逛鬼城,上名山,探地府,是大三峡旅游文化的重要环节和必备程序,也是大三峡旅游文化中具有浓郁地方色彩的专章。
    商业文化在大三峡文化中越来越占有重要地位,其中鬼城文化的商业价值随着改革开放深入发展而且日益显现出来,所谓“文化塔台,经济唱戏”之说虽不够全面,但是丰都的经济发展中,鬼城文化的确起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因此,无论从那种角度讲,丰都鬼城文化在大三峡文化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作用,相信这种认识将会越来越为人们所接受,如果说鬼城丰都过去是,将来也是大三峡地区一块宝地的话,那么鬼城文化则是大三峡文化中最灿烂夺目的明珠。

四、丰都鬼城文化在“三峡学”中的地位和作用

    什么是“三峡学”?要给“三峡学”下个确切的、科学的定义,在我们刚才提出这个学术概念时还真困难,目前只能概括地认为:“三峡学”是研究大三峡地区特定的自然环境、特定的生产方式和经济形态、特定的历史民族,特定的历史和社会风貌,特定的人文体系的一门多学科的综合性科学。
     三峡学研究的范围可分为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两个领域。自然科学方面,凡是大三峡地区的山峰、河流、森林、植被、土壤、气象、水文、地质、生物、矿产等,皆属三峡学研究的范围;人文科学方面,凡是大三峡地区的政治、经济、军事、社会、历史、民族、思想、文化、文学、艺术、宗教、民俗、风土人情等皆在三峡学研究范围之内。
毫无疑问,丰都鬼城文化应属于三峡学范围之内,丰都鬼城文化有什么科学价值和学术价值呢?
丰都鬼城文化涉及的学术领域十分宽广,具有多学科性质。
    首先,它为鬼族所发端,为巴族所继承和发扬,因此涉及民族学的领域;丰都鬼城文化是佛教、道教的有关内容相结合的产物,因此从宗教学入手是研究丰都鬼城文化的捷径;丰都鬼城文化与当地的各种民间习俗紧紧结合在一起,有的内容或者干脆发展成为民间习俗,因此探讨丰都鬼城文化,民俗学的研究是必不可少的; 丰都鬼城文化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内容——民间口头传说故事,毫无疑问它属于民俗文化的范畴,对此去粗去精,加工改造,使之成为民间文学的上乘之作,这是文学研究者义不容辞的使命;属于鬼城文化范畴的众多殿堂庙宇和泥塑木雕,全为民间艺人的创作但其不乏为一件件艺术品,有的还是艺术佳作,这需要从事雕塑艺术的专家学者去品评,去研究,去总结,去提高,从而取得有益的借鉴;
    就整个而言,丰都鬼城文化是大三峡旅游线上不可多得的旅游点,但从目前而论,尚处于较低的水平,很有必要从旅游学的角度出发,进行科学的研究,从深层次开发鬼城文化的旅游资源,规划和建设景点和线路,彻底改变丰都目前存在着的“鬼打架”现象,让丰都旅游业上新的档次。
    丰都鬼城文化历史悠久,内容丰富,但从总的来说层次还不够高,从内容的形式还停留在自发的自然阶段,缺乏创新,缺乏借鉴。如果能以自身的鬼城文化为起点,吸取相应地方的内容,如世界鬼文化介绍,借鉴别处成功的表现形式,如鬼故事画廊,设立新的艺术形式,如鬼电影,鬼戏剧的娱乐,使人感觉到,要看鬼文化,非到鬼城来,使人们在这里得到高层次的文化享受,学到有关鬼文化的科学知识,从而提高自己的文化素养,当然这就要忍痛割爱,屏弃专为寻求感官刺激的鬼恐怖和令人恶心的“鬼打架”,集中人力物力和财力,建成具有世界水平的鬼文化乐园和鬼文化研究中心,这样丰都鬼城文化不仅享誉华人世界,而且还将享誉整个人类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