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家镇 太平 龙河 双龙 南天湖 武平 暨龙 江池
景点推荐 首页 > 丰都旅游 > 景点推荐

鬼城的奇峰异洞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05-04-14 10:55:54 关注:9125 次 【

一、 夹壁山
    夹壁山地处丰都县南部边陲的太平坝乡,为横亘川鄂边境的七曜山脉最高峰,海拔1988米,有“川东奇峰”之誉。
该山古老的地层形成于奥陶、寒武系古生代,饱经亿万年风霜。而且该山裸露的是灰岩、白云岩等,自然形成上千嶙峋如刃的陡壁、峭崖。山中冬天严寒,雪雨绵绵;夏季气候凉爽,雨量充沛。山间日照长,漆树、厚朴、箭竹等木竹丛生,满山青翠,森林覆盖率达85%以上。

二、南天门
    南天门位于丰都县南部与武隆县的交界处,海拔1874米,是丰都县境内厢坝、大塘坝和武隆县桐梓山一带人民效必经之地。
    南天门雄踞大塘坝南端,地势险要。跨出门便是百来米高的刀削岩,沿岩边窄陡的石梯路下岩底,向正前言再行约100米,即至行人晃眼的“猫鼻梁”,梁两侧为拔地600余米的峭。行人过此稍不留意,就有附入渊底之灾。冬天冰雪覆盖石梯路,脚不穿钉鞋,手不拄拐杖,很难安全进出南天.门四周长年云飞雾绕。当地人讲:“要看南天门,须等天放睛。”。遇大睛天中、下午,人们从山麓仰观南天门,即见两座小山峰立于浮云之上,状若两扇门坊,蹭部分若隐若现,真象《西游记》中描述凌霄宫前的南天门一般。

三、 鸡石尖
    在包鸾乡铜矿山梁上,耸着一座山峰,名叫“鸡石尖”。它有两点很奇特:一是整座铜矿山都是石灰岩,呈青灰色,唯独鸡石尖是砂石岩,其上青树翠蔓披拂,色彩与群山迥异。该山峰是由于造山运动、地壳折皱形成的;二是鸡石尖峰顶有一股粗大的泉流,终年不断外涌,山高水好,人多称奇。1930年3月,四川第二路游击队在涪陵罗云坝筹组后,人马开至鸡石尖宣誓建立,点燃了涪陵、丰都、石柱等县的革命烈火。

四、 凉磉墩
   古名“金佛山”,挺立在丰都县北仁沙乡大石坝村,海拔1035米。天朗气清登山四顾,南见社坛、虎威、包鸾等处,西收垫江县城于眼底,北罗飞龙、三元和忠县花桥、拔山入望内。民国版《丰都县志》赞誉:凉磉礅高极云霄,渐下迤逦而东,邑人谓群山祖。
   礅上原有寺庙一座,分上、中、下殿,有48间房舍。殿中神像雕塑精工。旧时常有一些迷信者,不顾山路崎岖,逢年过节纷纷入庙烧香拜佛。
   1952年,军事探测队于礅上设瞭望标。后有一批地质勘察队先后登山找矿。1958年冬,县民们陆续在该山上下办起炼铁厂和若干小煤窑。铁厂早已下马,1985年山下仍有小煤窑零星开采。

五、 鹰嘴岩
    又名“鹦鹉岩”,在丰都县城西约20公里的虎威乡鹦鹉村,山巅若鹰嘴北向,嘴下是悬崖峭壁,山势向南成斜坡。其正面与马鞍山、靴子岭和老顶山相对,左为大峰堡、狮子堡,右邻马口垭、华封寨。人们登岩放眼,可见周围岗峦逶迤,俱在足底;加上松涛飞声,山泉逸韵,令人悦目赏心。
1976年鹰嘴岩区打通了县内第一口天然气井,输气入县城,为发展工业生产、方便市民生活提供了能源。

六、 猿家洞
    猿家洞地处丰都县南岸包鸾镇铜矿山上,传此洞有古猿人栖息留下的简陋石室而得名。洞口近山顶,内有石梯内伸。洞内自然景观奇异,按沿途各段特色,分别被命名为“天星眼”、“四王殿”、“水晶宫”、“千丘榜”、“珠宝场”和“八阵图”等。

    天星眼    进洞后沿梯下行,是宽约100米、高约20米的大穴,四壁闻水声。再穿过50米长的狭窄巷道至“天星眼”,从洞顶小孔射入几缕阳光,使幽洞中闪烁着无数奇妙的光环。天星眼下怪石依壁,前面是块大坝,有石屋十余间。左侧的狭巷尽头,连着一座面积300多平方米的“地下宫殿”,殿顶钟乳石下垂如宝盖,殿内形态不一的玉柱林立,令人眼花缭乱。

    四王殿    再沿洞前行,石壁渐向两侧展开,沿壁合抱的石柱排列左右,正中岩顶有钟乳石镶嵌的四座神龛,高、宽各27米以上。龛内有钟乳石的天然图案,颇似四大天王神像,故称“四王殿”。
水晶宫    再俯首弯腰左下行,即入“水晶宫”。宫左有大小水潭,宫内遍布碳酸钙液和藻类生物形成的鲜花劲草、红烛宝鼎与潭水相辉映,俨如龙宫。潭壁横卧的巨石若几案,后有石笋若仙人挑灯夜读,人称“仙人读经台”。

    千丘榜    涉洞中阴河前行不远,便见“千丘榜”。它是一片缓缓向上、层层叠起的小石田,田内清水长流,象阡陌相连的梯田,田榜中有锥形石堆,酷似草垛。榜上端另一些石堆形若粮囤,好一派丰收的田园风光。榜右侧不远见一石楼,人在楼中走动,上下呼应声相闻,传此为古猿人穴居遗址。
珠宝场   再右行进一小洞口,攀石直下3米余到珠宝场。场四周摆列着珠宝般的钟乳石,大如台柱,小似珊瑚、灵芝、人参,圆的胜珍珠,色彩斑斓耀眼,美不胜收。

    八阵图    复举火炬前行,一路可见深潭、暗坑、伴随阴河流淌声进长沙坝,坝周有深浅不一的八个洞,很象古代军事家摆下的“八阵图”,在此游览偶尔疏忽,即有迷途难返之虞。